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交流 > 剧团动态

家 的 呼 唤 魂 的 回 归

发布时间:2015-05-12 发布来源:浙江京剧团 浏览次数:1189

 家 的 呼 唤    魂 的 回 归

翁国生精心筹备了近一年的
京剧抗战大戏《东极英雄》昨日正式鸣锣开排
记者:刘慧

归家谣
迎早潮,送晚霞,
哥行千里妹牵挂。
只盼风平浪又静,
舱满早归家。
啊,归家,归家……
乘风帆,闯天涯,
妹在家中哥牵挂。
只求妈祖来护佑,
舱满就归家。
啊,归家,归家……

这是一首饱含期盼之情的“归家谣”,
这是一曲祈求吉祥平安的“归家谣”,
这是一段倾诉离别之苦的“归家谣”,
这是一缕梦牵相思之意的“归家谣”!

    这首充满思乡之情的“舟山渔歌”是昨天浙江京剧团正式开排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型现代京剧《东极英雄》的主题歌,它始终贯穿这部京剧“抗战大戏”的全剧演绎,它是一首维系着《东极英雄》剧中不同肤色、不同国度、不同境遇、不同心态之人物的心灵之曲、心灵之歌、心灵之谣。
    在人们的心目当中,“家”就好似黑夜里的北斗,沙漠中的绿洲。“家”是人们感情的避风港,“家”是人们灵魂的栖息地,“家”更是人们精神寄托上的幸福乐园。离家在外的人就像放飞的风筝,走得再远,飞得再高,也离不开对“家”的牵挂,对“家”的惦记,对“家’的想往。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使得中国人民失去了宁静、祥和的家园,而且使得世界各国的普通百姓家破人亡、国土沦丧,并且使得日本法西斯本国内的广大民众妻离子散、民不聊生、有家难回、有园难归。
    现代京剧《东极英雄》就是凄情讲诉了一段二战时期“游子归家”的传奇故事。这段故事的发生时间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随后对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发起进攻。12月8日美国对日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驻广州第23军司令官酒井隆,指挥第38师团越过深圳河攻占香港,迫使英国殖民总督杨慕琦向日军投降。日本政府决定将在香港投降的英国战俘送到日本做苦力。于是,1816名英军战俘被押上了日本“里斯本丸”号轮船送往日本本土。航行至舟山群岛东极列岛外海时,“里斯本丸”被美国潜艇发现并用鱼雷击中,冒着浓烟的“里斯本丸”慢慢沉没。日军派出军舰赶到出事海域,将船上的大部分日军做了转移,却将船中关押英国战俘的船舱舱门紧紧封死,想让战俘全部葬身大海。战俘们全力击撞打开舱门,跃入大海奋力逃生,向着东极列岛的各个岛屿游去。日军丧心病狂,竟然开枪射杀了不少落水战俘。东极岛上沈平生、唐阿良等渔民亲眼目睹了这一惨烈情景,他们迅速开始行动,驾着小舟陋船,奋力营救绝境中的英国战俘,最后在风浪中救起了384名战俘,并将他们接到渔村救助。善良的东极人拿出珍藏的鸡蛋和鱼干来招待他们,取出御寒的衣衫救济他们,可谓是倾其所有。然而第二天,200多名日军乘着5艘舰艇包围了东极列岛,在岛上四处搜捕英国战俘。英国战俘与渔民们结成生死之交,和日军殊死搏斗;中国渔民利用海岛上的悬崖、涵洞,以手中的鱼叉、棍棒和武器精良的日军周旋,一些渔民为了救助英国战俘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生命。但敌强民弱,许多英国战俘再次被日军抓走,仅有詹姆斯、伊文思、法伦斯3名英国人,被渔民们冒着生命危险藏匿在青浜岛偏僻幽深的“小孩洞”中得以逃生。后经多方辗转,在舟山海上抗日游击队的帮助下,经舟山沈家门、宁波象山一直护送到了四川重庆,并通过国民政府重庆电台,向全世界讲述了惨无人道的“里斯本丸”号沉船事件,将日寇屠杀战俘的暴行公诸天下。詹姆斯等人劫后余生,回到了英国。
    大型现代京剧《东极英雄》是浙江省文化厅今年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重点投资创排的大型京剧原创剧目,由浙江省剧协主席、资深剧作家黄先刚担任编剧,中国艺术节“文华导演奖”得主、国家一级导演、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担任导演,江苏省演艺集团舞美中心主任、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盛晓鹰担任舞美设计,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教授、国家一级灯光设计师胡耀辉担任灯光设计,国家京剧院、浙江省小百花越剧院和浙江京剧团的三位一级作曲邱小波、杨浩平、叶云青担任音乐唱腔设计,我省著名戏剧服装设计师蓝玲担任服装和人物造型设计,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优秀编舞包铮山和浙江京剧团技导刘旭东、胡辉等担任舞蹈和武打设计。
《东极英雄》的演员阵容非常雄厚,京剧的“生旦净末丑”各个行当都将在剧中有精彩的呈现。此次浙京特邀了中国国家京剧院著名文武老生、国家一级演员田磊领衔主演血气方刚的东极渔民“沈平生”,他嗓音嘹亮,武功扎实,韵味醇厚,台风洒脱,曾主演《北风紧》、《镜海魂》、《安国夫人》等新编京剧,是目前中国京剧界文武双全、不可多得的优秀文武老生。而一向主演《飞虎将军》、《宝莲灯》等英武角色的浙江京剧团团长、著名南派武生翁国生,此次在剧中彻底改变和颠覆了自己原有的英雄形象,扮演内心极其阴冷、痛苦甚至心态扭曲的“反派一号”日本海军横须贺特别陆战队小队长“森田中尉”。田磊和翁国生都是中国戏剧“梅花奖”、国家文化部“文华表演奖”、上海“白玉兰戏剧主角奖”三大戏剧表演奖得主,他们在剧中一正一反,唱做念打非常繁重和火爆。届时在这部文武皆备的现代京剧大戏中,这两朵一南一北的“京剧梅花”将相辅相成、左右辉映,肯定会展现出不少精彩的“艺术碰撞”和“现场飙戏”。
    浙京其他各行当的优秀演员也将在《东极英雄》中担纲不同的重要主演,优秀杨派老生、中国京剧节“表演奖”得主赵东海将在剧中饰演被俘的英军上校“伊文思”,他将以舒展悲凉的京剧老生唱腔结合《友谊天长地久》这首世界名曲来抒发英国军人落难异国他乡的“思乡之情”;优秀花脸演员和丑角演员毛毅、陈瑞云在戏内饰演两位性格各异的东极渔民“唐阿良”、“唐阿强”,铿锵有力的唱腔、快捷勇猛的武打将鲜明的展现出这两位浙江渔民的满腔热血和真诚;而浙京靓丽的花旦演员、央视“青京赛”金奖得主罗戎征和优秀刀马旦演员、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最佳表演奖”得主安丽娜将分别扮演东极岛渔姑“阿玉”和“金花”;优秀武生演员金敏、钱少波、王文俊、小生演员姜振宇、老旦演员张馨雨和花脸演员张旭也都将在剧中担任重要角色,展现出各自不同行当的京剧演技。
    为真实的再现“东极拯救”这段历史,导演翁国生亲率主创团队数次去往舟山,坐着颠簸起伏的海船,顶着刺骨的海风和大浪,登上了中国最东边的海岛“东极列岛”进行实地采风考察。他们深入到当地普通渔民的家中、船上,收集宝贵的历史创作素材。东极地处舟山群岛最东端,当地人有句老话叫:“东极无风三尺浪”,形容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翁国生说,他们在考察东极青浜岛、东福岛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全程徒步采风,让所有创作人员体验了海岛生活的各种艰辛。为了精心创作好《东极英雄》这部现代京剧,翁国生可谓是呕心沥血,倾情投入,他不仅带头深入偏远海岛采风,而且埋头撰写了2万4千多字的导演阐述,为全剧构架了一个非常细腻、准确的“艺术创作蓝图”,他撰写阐述所用的纸张页数比戏的剧本还厚。“面对东极列岛的惊涛骇浪,我们顿时有了历史的穿越感,心中更是感受到了当初东极渔民勇救英国战俘的万般艰辛和困难,这中间传递出的是怎样一种无私情感与人性力量!”翁国生在厚厚的导演阐述中写道:“在初创本剧之时,我一直与编剧在努力捕捉体现本剧现实立意的剧作主题。我们想从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中、从中国渔民、英国战俘和追杀他们的日本士兵身上寻找到一种共同的人类心灵触动点;我们想从沉船、杀俘和救俘事件所发生的一步步紧张进程中,捕捉到剧中人物追求和平、厌恶战争、反对杀戮的情感蕴积点和爆发点;经过反复思考,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它,这就是目前的剧旨主题——‘回家’! 同时,我也努力找到了这部戏非常重要的舞台形象种子——高大威武的“东极礁石”。当我登上东极渔民救助英军战俘的青浜岛时,岛上“小孩洞”区域四周没有一颗树、没有一株花,满眼尽是荒芜的野草和巨大坚硬的花岗岩礁石,真可谓是人烟稀少,浩瀚辽阔。这些土黄色的巨大礁石犹如王者般的“东极精灵”骄傲的屹立在“青浜岛”上,它们形状各异,有的高耸入云、直刺蓝天,有的横卧浅滩、迎风踏浪,有的盘踞山腰、面临大海,有的危悬一线、俯视远洋。这一组组、一块块、一群群坚如磐石、形如巨人的黄色花岗岩礁石,任凭风吹浪打,任凭天老地荒,永远屹立、永远盘踞在祖国的东大门碧海上,忠诚地守卫着舟山群岛的最东地标点。它们是东极的主人,它们是东极的灵魂,它们是东极的气势,它们是东极的形象。它们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一种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它们让我鲜明的体验到一种坚强不屈的精神象征。它们就像本剧中的主人公——“东极渔民”沈平生、唐阿良、唐阿强等一样,坚忍不拔、刚正不阿,坦荡豪爽、真诚善良;无论碰到多么大的风雨,无论遭遇多么大的灾难,都能沉稳淡定、坦然面对,风吹不散,浪打不碎,苦压不倒,难击不垮;这种坚毅的品质、刚健的形象成为了我创作《东极英雄》最为珍贵、最为立体的舞台形象种子!”
    目前翁国生已经率领剧组进入了非常紧张的二度创作和三度排练,全体剧组成员表示,将以最热忱的创作激情来展现舟山渔民的真诚感人之举,将努力通过国粹京剧的综合演绎,使“东极拯救”这一历史事件让更多的现代观众知晓、铭记、感动。
现代京剧《东极英雄》将在7月7日“七七事变”中国抗战爆发纪念日进行彩排试演,并於9月1日在杭州剧院隆重举行首演式,此后将赴舟山群岛、东极列岛以及浙江省各个地县进行大幅度的巡演,谨以庆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