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交流 > 剧团动态

浙京新编京剧《大面》让观众直呼像中国版《哈姆雷特》

发布时间:2017-09-30 发布来源:浙江京剧团 浏览次数:1

《 青 年 时 报 》
 
浙京新编京剧《大面》让观众直呼像中国版《哈姆雷特》
 
南派武生翁国生反串花旦舞起了水袖
 
主任记者   张  玫 
时报讯:北齐名将“兰陵王”高长恭,一直是文艺圈一个令人着迷的角色。曾经,著名演员冯绍峰演过电视剧版英俊潇洒的“兰陵王”;广东粤剧、河北梆子也出过同名戏曲作品;去年年底,上海京剧院不仅将兰陵王的故事改编成京剧,还干脆复原了失传千年的《兰陵王入阵曲》。昨晚,杭州剧院的舞台之上,浙江京剧团再次将这个骁勇善战的美男子传奇,以世界非遗京剧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但是,昨晚浙京创演的《大面》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新编历史京剧。在叙述兰陵王面对生父被杀、生母被夺的悲惨境遇下浴火重生的同时,导演翁国生狠狠地拿捏住了对人性的拷问——“为了生存,把自己伪装成歌舞伶人的高长恭仿佛戴上了假面具。其实现实中的我们何尝不是,面对各种人设,往往隐藏了自己的本心。”翁国生说。于是,这部作为浙江京剧团“悲情京剧三部曲”的压轴大戏,剧名也从之前的《兰陵王》大胆改成了《大面》。而这部将中国传统京剧与世界文化语境接轨的《大面》,让观众直呼就像看了中国京剧版的《哈姆雷特》。南派武生翁国生这次要贴片子反串花旦 。   
  
 
   “大面”,即为古时乐坊的面具,乃是后世戏曲脸谱的雏形,是能够代表中国戏曲文化精髓的符号和原型。故事开场没多久,主演翁国生的扮相就吓人一跳——这个南派武生的代表,竟然是以贴着片子的女子形象出现。“高长恭有两次性格上的巨大转变,一次是在父亲被叔叔谋害之后,为了迷惑叔叔,他干脆当起了宫廷乐坊的伶人。还有一次,则是母亲为了唤醒他身上的阳刚之气,为他戴上了先王领兵出征时佩戴的威武 大面 ,从此兰陵王瞬间变得勇武无敌,率兵抵御了大举侵犯北齐的北周敌军。”   
   
 
    翁国生说,“兰陵王”这一角色,亦文亦武,亦男亦女。这次根据他不同的人生境遇,将运用京剧的旦角、文生、武生和花脸四个不同行当来综合性塑造。最考验他的莫过于演女伶人。“旦角最重要的是手势和身段。不过一开始真不适应,动不动武生相就出来了。”翁国生笑言,还好之前他反串过《贵妃醉酒》,“扮相还过得去,这次还专门向戏曲界水袖舞得最好的秦腔名旦齐爱云拜师学了舞水袖,希望能给大家惊喜。”
 
当然,作为一名在戏曲舞台上已摸爬滚打四十多年的资深武生演员,翁国生坦言虽然到了塑造人物性格最成熟、最自如的年纪,但是体能确实是一大考验。因为兰陵王这个角色的戏份太重了,体力消耗非常之大。“难度最大的就是形象转变,形象又直接关联到性格的改变,而要凸显性格变化,最重要的是动作的变化。”翁国生说,这样不停地切换,确实会造成大脑“短路”。
 
《大面》压轴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这场杭州首演,也是《大面》正式接受国家艺术基金评审组的验收场。其实早在去年《大面》被国家艺术基金立项时,翁国生便组了一个超强“学院派”主创团队——编剧是著名剧作家,曾创作《金龙与蜉蝣》《典妻》等戏曲悲剧的罗怀臻,艺术指导高牧坤、舞美设计韩生,灯光设计胡耀辉,音乐作曲王啸冰,唱腔设计邱小波,服装造型设计王笠君,舞蹈设计王永林,化妆造型设计王玲英,还有浙京本团的主创叶云青、李一玲、唐磊、王小军、刘旭东、孙晓伟、卢家雄等,再加上毛懋、毛毅、罗戎征、王文俊、胡辉等浙京优秀中青年演员的加盟,整一个豪华阵容。   
 
 
传统戏曲最喜欢的是大团圆结局,但翁国生却对悲剧那种将人心撕裂给人看的戏剧张力很是喜欢。之前根据古希腊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改编的京剧《王者俄狄》和讲述残唐时期传奇人物“十三太保”李存孝悲剧人生的《飞虎将军》,已经先给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开了个好头。这次压轴的《大面》,翁国生直言比前两部的改编都要难。  
 
 
“京剧《大面》,是对戏剧的精神和源头进行了一次追溯和再发现。”编剧罗怀臻表示。这个带有寓言警示作用的中国故事,是传统戏曲向世界文化接轨的一次奇袭——当戴着“大面”的兰陵王控制不住杀戮开始变得独断专行时,为了救回众叛亲离的他,兰陵王的生母用鲜血融化了狰狞冰冷的“大面”,帮助兰陵王找回了人间的真情真爱。这样寻求真善美的艺术立意,正是世界各国艺术创作的通用语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