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交流 > 海外文化交流

中国戏曲焕发国际舞台,不是梦!

发布时间:2009-10-10 发布来源:华盛顿《世界日报》记者 张纯瑛 浏览次数:1984

- 实验京剧《王者俄狄》华府演出观后感

    中国戏曲焕发国际舞台?许多人看到这个标题必嗤之以鼻。京剧、昆曲等传统戏曲非但与年轻人绝缘,熟龄观众好此道者也是少数。随着现有观众与时凋零,传统戏曲濒临断层危机。
    笔者自初中即爱看京剧,大学时代常与京剧社的一干好友去军队的文艺活动
中心看戏。来美后迷上此间不定期演出的昆曲,以及西方歌剧。虽然不是戏精,但对一般人敬而远之的传统戏曲颇能静心欣赏。我也看过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然而,能够接受京、昆戏的我,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古老的剧艺不容易吸引现代中国观众,遑论期待有文化隔阂的异国人士欣赏。
十月八日,笔者有幸在华盛顿观赏了上海戏剧学院与浙江京剧团共同创作演出的实验京戏《王者俄狄》,首次对中国传统剧艺登上国际舞台产生信心。从现场中美观众观剧时的全神贯注,到终场掌声不断,茶会上赞美如潮的反应来看,古老剧种若能在创新改革与保留传统间做到「去芜存菁」的适度拿捏,绝对可以跨越文化、种族、时代、地域的隔阂,焕发华采于国际舞台。
    《王者俄狄》是上海戏剧学院孙惠柱教授与于东田教师,根据希腊三大悲剧作家之一索孚科里斯(Sophocles 纪元前496-406)的经典悲剧《伊狄帕斯国王》(Oedipus Rex)改编而成的实验京戏。原长两小时,演员三十余人,海外演出节省费用起见,浓缩到一个多小时,演员也精简至七人。

演出成功众多因素 

    综观全剧成功演出,可归纳出下列几项因素﹕首先,剧情紧凑、悬疑,以让人喘不过气的抽丝剥茧,层层暴露残酷惊悚的真相。其次,演员做功细腻,身段优美,表情丰富动人,充分展现京剧不靠逼真布景与道具,仅凭抽象动作就能引发听众想象的傲人特质。俄狄与马夫在荒野人困马疲,配上萧萧马鸣,英雄末路的苍凉气氛弥漫舞台。王后得知真相后,饰演王后的毛懋透过精彩的水袖独舞表达濒临崩溃的激动心情,最后以优美的水袖绕脖动作暗示悬梁自尽,堪称导演的神来之笔。京戏的水袖艺术,由挖出眼睛的俄狄国王进一步发挥至绝,双手一抖,两侧水袖顿时多出数公尺长,白绸前端鲜红赤艳,象征眼眶流出的血。俄狄挥舞长袖发泄胸中块垒,长歌当哭,演员翁国生完美勾勒希腊悲剧英雄伊狄帕斯国王的悲惨宿命,若能起原剧作者索孚科里斯于地下,必也惊叹不已。京戏唱词通常令不好此道者沉沉欲睡,《王者俄狄》并不给予中外观众如此感觉。剧情紧凑,做功传神固然让观众自始迄终保持高度观剧兴致,负责音乐作曲的叶云青与王辉,选曲搭配功不可没,快板和慢板间杂,念白与咏唱轮转,皆能合宜抒发角色心声而不显冗长沉闷。主角翁国生不但是中国国内「国家一级演员」,也是荣获「国家级导演一等奖」的一级导演,他曾导演过白先勇监制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王者俄狄》在他与上海戏剧学院卢昂教授的联合掌舵下,结合艺术指导高牧坤、舞蹈设计王永林,服装设计项文清,舞台设计裘冰等人心血,让全剧整体表现亮丽绝伦。

中西合壁完美实验 

    《王者俄狄》被定义为「实验京剧」,包括引进川剧的变脸,开场以非京戏念白的普通口语介绍背景,马鸣与雷声加强舞台效果等等传统京剧里没有的新创,提升全剧的观赏性。然而,我想最大的「实验」,应该是以京剧形式诠释著名的希腊悲剧。编剧之一的孙惠柱教授,是纽约大学表演艺术博士,曾在北美四所大学教授戏剧十年。担任纽约《戏剧评论》特约编辑,英国《戏剧及表演研究》编委。涉猎中外戏剧的丰厚学养,启发他「西剧中演」的一连串尝试,《王者俄狄》只是其中之一。
    许多传统戏迷对「西剧中演」不以为然,唯恐沦为「不中不西」的四不像。《王者俄狄》证明这种忧虑是不必要的,只要不失去京剧的基本元素如唱腔与做功,剧本不一定要中国故事,也没必要拘泥于朝代年纪哉!要为文艺创作提供不自囿于某特定时空的宽阔法则。西方歌剧在创作取材上早有跨越国界之举。法国作曲家比才的代表作歌剧《卡门》,将西班牙风情发挥得饱满酣畅。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La Traviata改编自法国小仲马的《茶花女》,《阿依达》背景在埃及。普契尼脍炙人口的《蝴蝶夫人》叙述美国军官对日本纯情少女始乱终弃,《杜兰朵》虚无其有的故事则发生在中国。这些不朽经典歌剧,不因作曲家和剧情发生地分属不同国度而损其精致的艺术性,那么,「西剧中演」又有何不宜?为何不采用原有的京剧剧本予以改良?说实话,中国戏剧发展上相对落后西方甚远。从古希腊悲剧始,到莎士比亚将戏剧推上新峰,尔后拉辛、莫里哀、易卜生、尤金奥尼尔、阿瑟米勒等等名家辈出,乃至百老汇不断推陈出新的舞台剧、音乐剧,古典音乐界不计其数的歌剧,戏剧一直是西方文化里亮丽蓬发的一环,无数戏剧张力强烈,描绘人性透彻,意涵深远高博的经典作,迄今仍为后人再三演绎。伊狄帕斯国王的悲剧,西方人人知晓。以京戏形式演出西方人耳熟能详的故事,比较能吸引不同文化的观众前往观赏,因此将京剧的美好本质介绍于世,更有「事半功倍」之效。当然,如能将松弛散漫的传统剧本予以改写,或取自于中国历史上取材冲击力强的故事创作新剧,也是可行之道。重点是,振兴传统戏曲必须推出好看的、节奏紧凑的新剧,才会引进观众欣赏。不断重演老掉牙,沉缓乏味的古老剧本,怎能开发新的观众群?

宣传推广尚待加强

    《王者俄狄》自2008年6月西班牙国际戏剧实验戏剧节首演始,已在国外乃至中国大陆各地(包括各类大学)演出了四十余场,屡次应邀出访,足迹遍布西欧多国,无不让海外观众如痴如醉,对京戏大怀好感。特别是2008年在西班牙巴塞隆纳的国际实验戏剧节上大放异彩,艳惊全场,获得了墨西哥邀请出席2009年在该国举行的国际戏剧节的邀请。孰料,墨西哥爆发猪流感,加上其它问题,行期一延再延,四度改期仍未能入境墨西哥。于是临时起意,改道来纽约、华府演出。决定仓促,两地主办单位未及广为宣传。安排华府演出事宜的Wizarts Production,不谙华人小区,完全没有向华文报纸发布消息,以致如此上乘非凡的表演艺术,与此间大量戏剧爱好者失之交臂,观赏此剧的观众无不扼腕三叹。美国观众的反应出奇热烈,其中一位母亲带来四位中、小学龄的子女,他们也看得兴味盎然。
    中国传统戏曲在音乐变化和剧本铺陈方面较西方歌剧薄弱,但在肢体艺术表现上超过歌剧。歌剧中的舞蹈和演唱分由不同演员担任,不像中国戏曲演员必须唱作俱佳。中国戏曲简单的舞台与抽象动作正是当前西方前卫表演艺术广为采纳的方式。再者,西方歌剧从交响乐团、芭蕾舞团、到歌咏队,庞大的演出成本使得票价日益贵族化,也是隐忧。《王者俄狄》的演出成就,展示其团队成员,无论幕前幕后,皆有不同凡响的才华和圆熟绝美的契合,全剧细致典雅,简约精练,却剧力万钧,灵气逼人,是一出摆在任何一国舞台上,都能催人下泪的绝妙好戏。随着中国政经势力奇峰崛起,世人期待看到中国文化泱泱大国的身量高度。如何透过更频繁,更长期的全球巡回演出,打响知名度,应有专业的营销机构为这些艺术家出力。


在美国白宫前合影


浙京访美小组留影自由女神像


中国驻美大使馆文化参赞观剧后热情评价“俄”剧


美国犹太人戏剧家德维恰克看戏后与演员交流


美籍华人观众看戏后热情的与演员交流


翁团长在纽约皇后大学演讲


演员们在美国纽约曼哈顿留影


在美国白宫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