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交流 > 剧团动态

京剧《飞虎将军》:悲剧力量从中来

发布时间:2013-06-13 发布来源:中国文化报 浏览次数:2142

 京剧《飞虎将军》:悲剧力量从中来

 


 羊  驰
 


    当一束光投射到巨型军盔浮雕上悬挂的宝剑时,我的灵魂深处微微一颤,历史上无数刀光剑影无不警示着后人,舞台上强烈的浩瀚杀气扑面而来,压抑着每一位观众……
 

    好比一幅画,观众就是镶嵌这幅画的画框,紧紧地包围着这幅画,而编剧、导演、演员和舞美人员就是画中人、画中事、画中的思想。这是在江苏海门举办的“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展演活动”时浙江京剧团演出新编历史京剧《飞虎将军》的画面。
 

    这是一出很美的悲剧,一出充满大情大爱的人性悲剧。它不是一个人的命运悲剧,而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我们可以透过这个画面看到历史的悲剧、看到李存孝的悲剧、公主瑞云的悲剧、晋王李克用的悲剧,每个人的悲剧构成了那个时代的悲剧。
 

    李存孝从一个山区的放羊娃,到打虎被晋王李克用认为义子,又将女儿许配封为驸马,后又连打胜仗封为“飞虎将军”,无不在“美”中前行。这种“美”突然之间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时,此时的观众才会唤起内心深处巨大的悲伤,悲剧的力量从此产生。
 

    面对命运,是法治还是人治,晋王李克用有善有仁,对自己的义子又是女婿的十三太保李存孝却无法摆脱国家法治,而这一笔正是该剧法治大于人治震撼灵魂的一笔。
 

    该剧导演和主演是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之前他曾主演过京剧武戏《宝莲灯》和《哪吒》,《飞虎将军》完成了他“武戏三部曲”的戏剧梦想。如果说当初传统武戏《雅观楼》中李存孝的武小生过于单调,而《飞虎将军》的李存孝却极大地拓宽了武小生这一行当的内容,短打、长靠的结合,让笔者眼花缭乱、赞叹不已。
 

    翁国生准确地把握住了李存孝这个草莽人物,将社会的变革、人物的命运和人事的复杂关系,以及晋王李克用内心的矛盾、十二太保的嫉妒恨有机地交织在一起,合乎逻辑地展示出李存孝的悲剧命运。导演不是简单地让观众理解李存孝被小人陷害、进谗言而发出对李存孝胆大妄为的同情和对李克用的无奈与糊涂,而是对这种悲剧意义的揭示,充满着深广的社会意义、国家责任到个人的法治观念。
 

    《飞虎将军》中李存孝回归朝廷要被五马分尸,酷刑却杀不掉他,他要求自断筋脉才能将他杀死,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导演给出了几个情节可以说明,李存孝报国的理想破灭、同僚的嫉妒陷害、父王的不信任、妻子的善良与无奈,使他在朝廷备感孤独,也许英雄本身就是孤独的,于是他决定用一己之命换来“安邦定国”,这何尝不是大丈夫的所为呢!
 

    作品结束时没有留下一条光明的线索,反而在结束前描述一大段晋王李克用无心上朝,悔恨、无奈的内心独白,使观众感到晋国从此衰败的景象,再一次强化了悲剧的力量。
 

    编剧周长赋透过李存孝的人物命运,让我们窥探出那个时代的历史风云、社会法治和生活景象,很明确地完成了创作使命。编剧对李存孝这个历史人物有着深刻独到的见解,在人物命运的展示中,迸发出一种令人震撼心灵、深沉激越的艺术力量。
 

    该剧舞美也让人眼前一亮。舞美设计边文彤大胆使用了大色块、大写意的大舞美风格使剧情大开大合,彰显出悲剧的力量。整台戏“美”始终贯穿全剧,又和结尾的“悲”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李存孝的“悲”完全从属于全剧的“美”,而全剧的“美”又制约着“悲”。舞美设计的美学态度更多地注重了人性的精神面貌。
 

    作为浙江京剧团的“浙派京剧武戏三部曲”之一,《飞虎将军》在改造京剧程式性的表演形式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京剧的演出市场一直低迷,这个团硬是闯出了一条符合现代观众审美价值的“京剧武戏”,几年间走南闯北并深入最基层的乡镇农村,这就是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的颁奖宗旨:还戏于民,惠及大众。这就是戏剧的文化力量。